草 稿

依据法律要件而产生的举证责任的修正事由

原告常须就法律规定的构成要件,就其请求承担举证责任。但如一味遵循此规定,则对于原告常有不公正结果,因此学说和实务便对此进行修正。摘自董庶《试论不当得利纠纷中“无法律上原因”的证明责任分配》

  1. 证明责任之转移

    通过实体法的规定,对于特殊领域采取将部分构成要件转移给非主张权利一方,如医疗领域侵权、侵害环境权领域案件,将部分责任构成要件的证明责任转移至被告一方。

  2. 推定

    推定又依是否有法律规定,而分为「法律上的推定」及「事实上的推定」,后者由法官自由心证形成。推定具有减轻当事人证明责任的功用,通过推定使难以被证明的事实被较易证明的事实所替代。

  3. 表见证明

    表见证明,顾名思义,即法官依据社会相当性,从「被确认」的事实事件中推断出依据生活经验通常「与之相结合」的其他事实。”这种推断仅需要达到大致即可,当事人只要对「事态发展外形的经过」作出证明,而法院无需对更为细致、更为具体的事实进行认定。

  4. 反证提出责任

    当法官对某事实存在与否已有一定程度心证,如果「不承担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无法提出阻止法官形成「确认」心证的反证的,法院可根据这一情况使原来心证上升至「确信」高度。

  5. 证明妨碍

    如果「非主张权利一方」负有不实施妨碍对方证明的义务,但因其过错行为致使对方举证有碍的,应承担证明妨碍的责任。

  6. 不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所具有的阐明事实的义务

    双方当事人具有告知事实和证明手段的义务。这一义务作用的结果是,即使没有主张责任和证明责任的当事人也必须澄清事实,这通过他们应对对方当事人的可信主张表达态度和公开他们的知情来实现。如果违反该义务,法院将以“争辩的且未被澄清的事实主张是真实的”为出发点,作出有利于阐明义务人相对一方的推定。个人以为,这应该并不属于举证责任的修正事由,且对方负有举证义务的,还需就其主张情形承担相应证明义务,此时举证责任转移,而举证方无法举证的,应承担证明不利的后果。

  7. 降低证明度

    如按通常的证明度会出现困难,导致不当的证明责任判决产生,进而出现违反实体法规范之目的与立法趣旨时,应当降低证明度。证明度过高与否的判断,还是依赖于法官的自由心证。

赞了此轻单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