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 稿

过年美食之七种武器

  1. 扎粉

    如果提起家乡的美食,很多人首先想起的肯定是炒扎粉。好的扎粉要是当地现做好的软扎粉,在外地能买到的硬扎粉煮软则是退而求其次了。用肉丝、嫩南瓜、豆芽炒好的扎粉,多放辣椒,是每个身在外地的老乡提起都会留口水的。这次回家过年,头顿饭是一位久违的朋友请客,桌上的那盘扎粉就被我吃了一半。以前上学时,很多放假回家的同学,在火车站下车后,必须先到旁边小吃店吃上一盘炒扎粉才会坐上回家的汽车,要的就是这个久违了熟悉的味道。所以我说的第一种武器就是熟悉,回到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过熟悉的年。

  2. 霉豆腐

    家乡过年的餐桌上,除了大鱼大肉外,常会有一个不起眼的小碗放在旁边,里面盛的就是霉豆腐。它也许算不上一道菜,不过吃饭时总会夹上那么一点。顾名思义,霉豆腐就是把发霉了的豆腐去掉表面的毛,滚上掺盐的辣椒粉,放油里存放就好。说来简单,其实不那么容易制作,我曾试过一次,可能是温度掌控得不好,没有成功。早上吃稀饭的时候,用一点霉豆腐佐食,平淡的稀饭也变得有滋味起来了。吃有滋味的美食,过一个有滋有味的年,滋味就是我的第二种武器。

  3. 麻糍

    在我们乡下,麻糍是每年年底必做的小吃。而麻糍的制作过程,对于小孩子来说如同一场游戏:先把一甑糯米(也可加高粱)蒸到半熟,倒入石臼,找两个大小伙子,一人手持一根粗木棒,用力把糯米捣烂,那场面十分火爆。(说起这个打麻糍,我们那里把新娘子的弟弟叫做麻糍客,闹洞房的时候会捉弄这个小舅子,让他晚上躲在新床下捡麻糍吃。)等到糯米彻底烂了,两个人就围着石臼转圈猛跑,让糯米缠在木棒上,最后大喝一声,抬起来搁在案板上。摊平后切块,就可以放在水里保存了,要吃的时候切成一指厚的麻糍片,可煮可烤,我最爱吃的是烤的。大年夜一家人围着火热的炉塘,吃着热气腾腾的煨麻糍,是何等的惬意。没错,我说的第三种武器就是火热,过年嘛,要的就是一个火爆,一个热闹。

  4. 碗茶

    正月初一去叔伯家拜年,主人端上来迎客的是一小盅茶水,里面放的并不是茶叶,这个叫做碗茶(音)。碗茶里花样很多,其中包括熟豆子、胡萝卜丝、姜丝和香椿等等,制作时把这些东西晒干,再混在一起就好了。我喜欢用手抓着吃干的,吃到嘴里似乎还有阳光的味道。过年时敬茶则是用开水泡,你把碗茶用小小的铜匙捞来吃,有点甜又有点咸,还有点嚼头,吃完后的茶水喝一半倒一半,就算完成这个礼数了。一家一家地拜年,一家一家吃着碗茶,许久不见的叔伯邻舍,说着吉祥的话儿,聊着各自的近况。温馨,第四种武器。

  5. 腊肉

    靠着墙在地上砌一个坑,农村的火塘是冬天的必备,除夕夜全家都是围在火塘前守岁,一个粗大的树根能从去年烧到今年。火塘前的墙壁上,挂得满满的就是腌鸡腊肉,一个冬天的火烤下来下来,这腊肉就熏好了。春节待客的饭桌上,摆在上位正中的就是一碗腊肉,每块都有巴掌大。主人殷勤地劝吃,如果你不动筷子,就直接夹到你碗里来,再夹回去就要生气了。咬一口,味道十足的醇厚,实在的美味。实在的人过实在年,实在是第五种武器。

  6. 米酒

    米酒在我老家也叫老酒,具体怎么制作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小时候奶奶用一个坛子把糯米和酒药配好,放在灶台上,过些天就有米酒从糯米里渗出来,我有时候会偷舀出一点来喝,甜丝丝的,喝完晕乎乎的。酒桌上喝的米酒一般是煮开的,里面还放有姜片,喝起来非常暖和。我妈平常不爱喝酒,但是年夜饭的米酒她都爱喝一点的。米酒很甜,刚喝的时候感觉不到很多酒味,所以一不小心就会喝多了。等吃完了饭,酒劲涌上来,你就乖乖地去睡觉吧。我要说的过年美食第六种武器就是甜美,喝甜美的酒,过甜美的日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7. 妈妈炒的菜

    过年吃了不少大鱼大肉,尝了各种美味小吃,可是最好吃的还是妈妈炒的菜。无所谓什么食材,什么调料,也不管是哪种做法,总之就是好吃,因为它有最重要的一味,妈妈的爱心在里头。父母为了我们回家过年,早早地就开始准备了,为的就是这短短的几天相聚。和儿女们聊着天,看着孙辈们满地乱跑,这就是最幸福的时刻吧。不需要再说太多了,爱心就是我们的终极武器,有了爱心,就都有了。

赞了此轻单

评论(0